莫言领奖行“经典语录”多:文学最大用处就是没用

  12月12日电(于晓)在参加完10日的诺贝尔奖颁奖仪式和晚宴之后,莫言的瑞典领奖之行基本上已接近尾声。这段光阴里,莫言用他最善于
的“讲故事”的体式格局,向外界展示了一个睿智、诙谐、谦逊而不失自信的莫言。

  诙谐

  ①

  “我最大的目的等于领奖,还有一个目的等于来参加这个记者招待会。”

  ――12月6日,莫言缺席瑞典学院新闻发布会。在回覆记者关于“来斯德哥尔摩除了领奖最大的目的是什么”时,他如是答。

  ②

  “我知道我得奖后,马悦然师长背了良多的罪名。我和马师长只有三面之缘,咱们只是三支烟的感情,他多抽了我一根。马悦然对中国古典文学的知识令我佩服。”

  ――12月6日在瑞典学院新闻发布会上,莫言回应与马悦然私情甚好的传闻。

  ③

  “我要学习这位师长(瑞典演员约翰-拉巴乌斯)站起来读。然而我不论是站着读、还是坐着读,都不他读得好。”

  ――12月9日,莫言在斯德哥尔摩大学朗读自己的作品《狼》时,老实地评价了自己的水平。

  ④

  “莫言老师你幸运吗?”“你是中央电视台的吗?我起码今天很幸运,因为有这么多的读者来听我讲话。我看到这么多年轻的脸上神秘的笑容。因而我幸运。”

  ――这段对话产生
在斯德哥尔摩大学。莫言在朗诵停止之后接收师生提问,一名
男生抛出了这个时下很盛行的话题。很明显
,莫言也知道这个盛行语,迅速给予反问。

  ⑤

  “中国如今文化多元化,每团体可以很方便地把光阴消耗掉。咱们不任何理由要求所有的人都来看咱们的文学,那样电影导演、音乐家不都没饭吃了,就饿坏了。”

  ――12月9日,斯德哥尔摩大学。罗多弼对中国严肃文学近景表示担忧,但莫言以为“不消过于担心”。

  生活

  ①

  “我父亲有一句话说得出格好:莫言是农夫的儿子。得奖之前是农夫的儿子,得奖之后仍然是农夫的儿子。”

  ――12月6日,莫言在瑞典学院缺席新闻发布会时表述自己的生活立场。可以看出,他不得到农夫的那份淳朴。

  ②

  “心如巨石,风吹不动”

  ――12月6日在瑞典学院新闻发布会上,记者问莫言得奖后的“烦恼”、“喜悦”,莫言吟诗作答。

  ③

  “我过去骑着自行车在北京街头不人来理会
我。前几天我骑着自行车在北京街头走,好几个年轻姑娘追着我照像。我一下知道,哦!我成了名人了。”

  ――12月6日,诺贝尔奖新闻发布会。莫言谈获奖后自己生活的“小小改变”。

  ④

  “尽管我有父母亲的谆谆教导,但我并不改掉我喜欢说话的本性,这使得我的名字“莫言”,很像对自己的讽刺。”

  ――12月8日,莫言在瑞典学院揭晓诺贝尔演讲时解读自己的名字。

  文学

  ①

  “如果要问我如今最希望的是什么呢?我最希望回到我的书桌前坐下写小说。有人说一个作家取得诺奖后他再也写不出好作品了。但也有良多优秀的作家攻破了这个魔咒。我要起劲加入这个优秀作家的行列,攻破这个魔咒。”

  ――12月6日,在瑞典学院新闻发布会上,莫言谈自己眼下最大的愿望。

  ②

  “我当时并不意想到我二十多年的农村生活经验是文学的富矿,当时我以为文学等于写好人好事,等于写英雄模范。”

  ――12月8日,莫言在瑞典学院揭晓诺贝尔演讲时谈自己的创作灵感。

  ③

  “一个作家之所以会遭到某一名
作家的影响,其根本是因为影响者和被影响者魂魄深处的相似之处。”

  ――12月8日,莫言在瑞典学院揭晓诺贝尔演讲时,谈美国的威廉-福克纳和哥伦比亚的加西亚-马尔克斯对自己的影响。

  ④

  “小说家是社会中人,他自然有自己的立场和概念,但小说家在写作时,必需站在人的立场上,把所有的人都当作人来写。”

  ――12月8日,莫言在瑞典学院揭晓诺贝尔演讲谈小说创作与社会现实之间的关系。

  ⑤

  “文学和科学相比较,确实是不什么用途。然而我想,文学最大的用途也许等于他不用途。”

  ――12月11日,莫言在诺贝尔晚宴上的致辞。

  锋利

  ①

  “我的获奖是文学的胜利,而不是政治的胜利,因为这是诺贝尔文学奖,而不是政治奖。获奖是我团体的事情,诺贝尔文学奖从来等于颁给一个作家的,而不是颁给一个国家的。”

  ――12月6日,莫言缺席诺贝尔奖新闻发布会时谈自己获奖的意义。

  ②

  “一团体在日常生活中应该谦卑退让,但在文学创作中,必需颐指气使,独断专行。”

  ――12月8日,莫言在在瑞典学院揭晓诺贝尔演讲时谈文学创作。

  ③

  “汗青为何
重要?”“因为咱们活在汗青之中,所谓的现实马上会变成汗青。因而所有的现实都是汗青的连续”。

  ――12月9日,莫言在斯德哥尔摩大学与师生交流时谈汗青的重要性。

  ④

  “越是优秀的作品,越是容易被误会。只有主题明确简单的小说才不会被误会。中国有部《红楼梦》,中国人一向在说明,越说明越糊涂。”

  ――12月9日,斯德哥尔摩大学。主持人问莫言如何看待读者不理解他的作品内容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crackmca.com